禅学故事

[宗门故事] 宣布时刻:2014-03-17 作者:不知道 [投稿] 扩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封闭

禅学故事

四个老婆

  释迦牟尼在一次法会上说:“某地有个巨贾共讨了四个老婆:第一个老婆机灵心爱,整天奉陪,形影不离;第二个老婆是抢来的,是个大佳人;第三个老婆,沉溺于日子小事,让他过着安靖的日子;第四个老婆工作勤奋,东奔西忙,使老公底子忘掉了她的存在。

  “有一次,商人要出远门,为革除长途游览的孤寂,他决定在四个老婆中选一个陪同自己游览。商人把自己的主意告知了四个老婆,第一个老婆说:‘你自己去吧,我才不陪你!’

  “第二个老婆说:‘我是被你抢来的,原本就不毫不勉强地当你的老婆,我才不去呢?’

  “第三个老婆说:‘虽然我是你的老婆,可我不愿受风餐露宿之苦,我最多送你到城郊!’

  “第四个老婆说:‘已然我是你的老婆,不管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你。’

  “所以商人带着第四个老婆开端了游览!”

  最终,释迦牟尼说:“各位,这个商人是谁呢?便是你们自己。”

  在这则故事里,第一个老婆是指肉体,身后仍是要与自己分隔的;第二个老婆是指产业,它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;第三个老婆是指自己的妻子,活时两个相依为命,身后仍是要各奔前程;第四个老婆是指自性而言,人们经常忘掉它的存在,但它却永久陪同着自己。

高兴之道

  某日,无德禅师正在宅院里锄草,迎面走过来三位信徒,向他施礼,说道:“人们都说释教可以免除人生苦楚,但咱们信佛多年,却并不觉得高兴,这是怎样回事呢?”

  无德禅师放下锄头,慈祥地看着他们说:“想高兴并不难,首先要弄理解为什么活着。”

  三位信徒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没料到无德禅师会向他们提出问题。

  过了顷刻,甲说:“人总不能死吧!逝世太可怕了,所以人要活着。”

  乙说:“我现在搏命地劳作,便是为了老的时分可以享受到粮食满仓、子孙满堂的日子。”

  丙说:“我可没你那么高的奢求。我有必要活着,不然一家老小靠谁养活呢?”

  无德禅师笑着说:’怪不得你们得不到高兴,你们想到的仅仅逝世、年迈、被逼劳作,不是抱负、信仰和职责。没有抱负、信仰和职责的日子当然是很疲惫、很累的了。”

  信徒们不以为然地说:“抱负、信仰和职责,说说却是很简单,但总不能当饭吃吧!”无德禅师说:“那你们说有了什么才干高兴呢?”

  甲说:“有了声誉,就有全部,就能高兴。”

  乙说:“有了爱情,才有高兴。”

  丙说:“有了金钱,就能高兴。”

  无德禅师说:“那我提个问题:为什么有人有了声誉却很烦恼,有了爱情却很苦楚,有了金钱却很担忧呢?”信徒们无言以对。

  无德禅师说:“抱负、信仰和职责并不是空泛的,而是体现在人们每时每刻的日子中。有必要改动日子的观念、情绪,日子自身才干有所改动。声誉要服务于群众,才有高兴;爱情要贡献于别人,才有含义;金钱要施舍于贫民,才有价值,这种日子才是实在高兴的日子。”

笔耕日子柯灵

  “文字生计,冷暖甜酸,休咎得失,际遇万千。象牙塔,十字街,青云路,阴间门,相隔一层纸。我最神往这样的境地:只问耕耘,不问收成,清湛似水,不动如山,什么疾风骤雨,嘻笑怒骂,桂冠荣衔,一概泰然自若,但这需求大才智大学识,不是随意什么人可以企及的。”

精彩引荐